What's new

Pakistan Defence

vi-va
vi-va
由于中巴关系的稳定,中国伊朗地缘矛盾小经济互补,中亚地区四边有三边都可靠,俄罗斯反水引入外部力量只能从阿塞拜疆或者自己本土难度极大。中国的大西部就稳定了。

俄罗斯加入联盟利益极大,反水联盟风险和损失极大而收益不确定。这样的俄罗斯才是对中国来说可控的盟友关系。

通过巴基斯坦和伊朗,中国在霍尔木兹海峡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中国以中国伊朗关系和中国巴基斯坦关系为基础,加上石油天然气购买力以及军事安全合作,成为中东不可忽视的玩家,阿拉伯国家尤其是海湾国家不得不考虑中国的利益诉求而不敢拒绝中国的友谊。
vi-va
vi-va
这种布局安排成本低,不军事介入尖锐的地区矛盾,不追求彻底控制哪个国家,不提供完整的安全保护,不威胁具体的哪个国家生存。置身事外,但又在任何重大的地区问题尤其是安全问题上成为各方不得忽视的力量平衡者。

美国由于军事介入太多,站队明显,调整很困难。美国如果退出中东中俄就会介入。美国如果不退出就无法节约战略资源。

中国这种黏身打法,搭车美国的地区安全架构,但不承担成本。随时摆出介入乃至接盘的架势,让美国患得患失,给军工集团和金融集团足够的借口维持中东的存在。那么美国能够在东亚部署的战略力量和资源就会被中东问题牵制,持续失血。财政赤字问题只能推迟而难以解决。最终美国的债务问题就会变成日本债务,零利率自产自销。最终失去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
Song Hong
Song Hong
美国被犹太人控制。犹太人不会甘心失去霸权。苏联可以和平解体,本人不看好美国会心甘情愿和平没落。我认为美国会用尽一切办法,甚至把全世界推向战争。本来美国上策是联合俄国,伊朗,骗骗他们,然后联手干掉中国。俄国伊朗也很愿意亲美。那中国真的危险了。不过美国当代战略家素质滑坡,竟然把俄国伊朗推到中国那里。中国赚了。
vi-va
vi-va
俄罗斯的大国复兴在于把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重新纳入俄罗斯版图。这相当于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重大战略利益让步。美国和欧盟让步之后,得到的是一个更加强大的俄罗斯,人种结构比苏联更健康瘦身版的苏联。这种让步之后又无法掌控俄罗斯未来外交走向的地缘政治交易极难达成。

没有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俄罗斯的复兴的上限就比较低。而随着土耳其、伊朗的复兴,俄罗斯在黑海,高加索的压力不是变小了,而是变大了。随着北冰洋的解冻,俄罗斯辽阔的北方边境也不是军事安全无虞的后方了,美国的军事力量也会延伸到北冰洋,北冰洋会成为大国较量的一个新的竞技场。

在这种错综复杂的四面压力之下,俄罗斯反水中国的危险远远比中国当年反水苏联要高的多。苏联当年有胎里带来的病,就算中国不反水,苏联当年也会因为内部问题输掉冷战。
vi-va
vi-va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伊朗和俄罗斯的外交倾向如果不能通过机制化的制度固定下来,不能通过扩大的合作和战略利益绑定,那么将来反水也是有可能的。

美国的政治被利益集团绑架,不仅仅是犹太集团,还有军工集团、财阀、北约集团、智库、媒体、外交团队的个人利益。当年北约集团集合了财阀、犹太、军工、智库、外交团队等利益集团,几十年构建了一张错综复杂的网络。只有圈外人特朗普才敢天马行空跟普京握手,结果被媒体、军工、财阀怼了几年不得不转回到传统外交路线上去。
vi-va
vi-va
美国在北约,在欧洲几十年投入如此之大,培养了无数第五纵队,如果美国亲俄,这些过去几十年的投资如何妥善处理?过去几十年的盟友,外交关系,经贸关系,投资资产,协议如何妥善处理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一旦美国拉拢俄罗斯,欧盟必然对美国产生深度的不信任,必然拉拢中国来逼迫美国回到亲欧路线上来。事实上过去四年这已经发生了。中欧签署了双边投资协定就是欧盟对美国投的不信任票,就是对美国的警告。
vi-va
vi-va
美国内部的利益集团,在乌克兰问题上对俄罗斯的步步逼迫,在欧洲的关系网络把美俄关系推到了一个很僵的关系上。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当年即便是中美关系严重恶化,在朝鲜战场,越南战场大打出手,中美关系仍然和解了。

政治造就奇怪的夫妻,当年最反共的尼克松握住了最反美的毛的手。所以美俄关系峰回路转也是很可能最近几年就能到的。
Song Hong
Song Hong
假如俄罗斯被美国做掉,那中国很可能收回外满,不过也得不偿失。现在俄罗斯和北约正在乌克兰打代理人战争,若非如此,可能中国家门口会出大火。所以还是要撑住俄罗斯。俄国人给中国带来老共,不然中国不能武力统一,后来有帮中国初步工业化,那外满就当是工价,给俄罗斯呗。俄罗斯最近和伊朗抱团取暖了,本来两家真是世仇。土鸡很可恶,到处种族清洗,不能让他做大。土鸡在对待异教徒,少数民族恶劣过阿拉伯人。伊朗虽然是伊斯兰,但人家和中国一样2500年统一,毕竟文化底蕴深厚,伊朗人不搞种族清洗,对少数民族不错。
vi-va
vi-va
美国这个民族虽然狂妄,但是并不彻底缺乏反思能力,也有强大的纠错能力。至少纠错能力比当年的苏联还是要强得多的。

一旦中美对抗加剧,一旦美国对抗中国进展不顺利,美国为了赢得冷战是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一切手段的。放下身段去握普京的手是完全有可能的。

从中国的角度来说,与其担心美俄和解,不如好好经营中国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关系,比如伊朗、土耳其、东欧十七国。从俄罗斯的视角看,中国的一带一路的路上线路完全是包围俄罗斯的,俄罗斯不警惕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美国的全力打压,一带一路的路上线路俄罗斯就会去主动破坏。
vi-va
vi-va
伊朗的存在之本身就是阻止土鸡东进。土鸡东进主要靠文化联系。但是由于埃尔多安跟居伦运动的矛盾,埃尔多安清洗了居伦运动成员。居伦运动在中亚五国的网络遭到了很大破坏。

中亚五国对俄罗斯表面顺从,实际上非常警惕,对俄罗斯族也是排斥。土鸡和美国在中亚五国的渗透,尤其是美国的颜色革命遭到了中亚五国的严厉打压,美国的颜色革命仅仅在吉尔吉斯斯坦得手了。
vi-va
vi-va
吉尔吉斯斯坦是中国通往中亚和伊朗的最好的那条路,可以绕开中亚地头蛇哈萨克斯坦。同时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水塔,中国给吉尔吉斯斯坦贷款修了水电站和水库。谁控制了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谁就捏住了中亚五国的水管。

吉尔吉斯斯坦是俄罗斯文化和政治控制力最强的国家,现在仍然是讲俄语的。可惜距离莫斯科过于遥远,又被哈萨克、乌兹别克、塔吉克、中国包围。
vi-va
vi-va
说远了,回到我刚才的主旨。关键是,历史上盟友关系必须主从结构。主要够强,从要够弱。主从结构构成了经济上、军事上、政治上、甚至文化上的依附关系。

没有这种依附关系就要依赖于外部威胁。美国控制西欧靠苏联威胁。美国控制日本靠朝鲜和中国威胁。美国控制以色列靠阿拉伯人威胁,美国控制阿拉伯靠伊朗威胁。美国控制韩国靠朝鲜威胁。美国试图控制冷战中的红色中国靠苏联威胁。美国控制台湾靠大陆威胁。没有矛盾制造矛盾,没有威胁制造威胁。没有现实威胁通过媒体、意识形态、宣传、智库、教科书、文化、电影煽动和渗透。
Song Hong
Song Hong
觉得哈萨克不容易绕开。首先哈萨克是平原, 吉尔吉斯斯坦 是山,除非往地下几公里埋油气管,或逆引力,不然还是走哈萨克好。铁路公路也是从哈萨克那里走容易。美国暂时很难进中亚,这里被俄罗斯中国伊朗包围了。不过西方最近在亚美尼亚有突破。
Song Hong
Song Hong
阿拉伯分量最大的沙地,得国不正,若没美国,自己先被民众推翻。当年是英国把沙地从约旦那家人(汉志)手上,送给 Al Saud 家族。汉志古地还有东岸什叶派地区对Al Saud 家族 绝对痛恨。
vi-va
vi-va
哈萨克斯坦的问题在于独立性比较差。哈萨克北部,西北部有大量的俄罗斯族人聚居。这也是为什么纳扎尔巴耶夫把首都从中哈边境城市阿拉木图迁到了现在的阿斯塔纳(努尔苏丹)。俄罗斯有能力在西北和北部通过分离主义让哈萨克斯坦变成另外一个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的外交非常明智,一方面排俄的同时努力维护好跟俄罗斯的关系,另外引入欧洲,美国来平衡中国的经济影响力。但总的来说,哈萨克斯坦在重大外交问题上不得不屈从于普京的压力,毕竟是生死存亡问题。
vi-va
vi-va
吉尔吉斯坦最有价值的恰恰是水和通道。从中国伊尔克什坦口岸到奥什,到费尔干纳盆地,也就是中亚农业经济和人口的精华区。

另外就是从中国伊尔克什坦口岸到塔吉克斯坦杜尚别,进而进入阿富汗。

吉尔吉斯坦是苏联当年重点经营地区,政治和文化亲俄,俄罗斯对吉尔吉斯斯坦极为看重,是中国进入中亚的障碍。
vi-va
vi-va
哈萨克斯坦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影响力难以发挥。哈萨克斯坦经济是中亚五国最好的。经济结构也相对最合理。中国通过经济杠杆发挥作用难度最大。
turkmenistan gdp per capita 6,966.64 USD (2018), GDP 40.76 billion USD (2018)
kazakhstan gdp per capita 9,812.39 USD (2019) GDP 181.7 billion USD (2019)

中亚其余三个国家乌兹别克斯坦人穷,人口多,没有石油天然气资源。吉尔吉斯斯坦政治动荡,经济极差。塔吉克斯坦跟吉尔吉斯斯坦差不多。所以中国的经济胡萝卜对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最有价值。
vi-va
vi-va
另外,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以为费尔干纳盆地苏联故意制造的飞地,领土争议多,矛盾多,又由于费尔干纳盆地人口多,民族混杂聚居,边界线复杂,历史问题大打出手,所以给外部势力插手留下了很多空子。苏联当年就通过操弄这些问题来控制小的加盟国。

Top Bottom